欢迎访问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网站!
欢迎访问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网站!
协会简介 协会章程 组织结构 协会领导 会员管理 会费管理 内设机构 联系我们
协会要闻 通知公告 地方协会动态 行业专业委员会 采购信息公开
发起人会员 副会长 常务理事 理事会 普通会员 联系会员 上市公司动态 监事会
欢迎访问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网站!
一带一路 境外动态
公司治理 专题活动 诚信建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协会动态 > 协会要闻 > 正文

宋志平:企业需要什么样的管理研究?

来源:中国上市公司协会      发布时间:2020-04-07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管理世界》杂志的3.25倡议引发了管理学界的思考和讨论,这个讨论又远远超出了管理研究学术论文的范畴,涉及到企业管理最深层次的问题,即我们企业需要什么样的管理研究。作为一名长期扎根企业的管理者,我谈谈自己的看法,供大家参考。



管理研究是要解决企业的问题

管理研究为何而来?应是从应对企业问题中来,为着发现企业的问题,为着解决企业问题而产生的。从工业革命开始,如何提高企业的效率,这个问题就是最初管理的起因。随着企业的发展,战略研究、投资研究、组织研究、创新研究等这些都应运而生,所以管理研究始终是为着解决企业问题的。


我国的企业管理是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发展起来的。改革开放初期,我国企业管理总体上比较粗放,生产水平也很落后。在整个八十年代,我们的企业处于管理的学习阶段,我们开始学习西方的管理理论和日本的管理方法,主要针对的是现场管理、成本控制、质量改进等方面。到九十年代,我们开始引入MBA教育,我国企业管理研究有了一定发展;伴随着国企的改革、民企的发展、上市公司的壮大,这一段的管理研究更多转向对企业制度的探讨。


2000年以来,我国企业面对的主要是互联网、新技术革命、企业“走出去”、气候环境变化等问题,由此,这一段的管理研究紧紧围绕着企业创新、国际化、应对气候变化等问题展开。最近一段时间,新冠肺炎疫情在我国和全球爆发后,对企业产生了巨大压力和影响,管理学界又围绕如何应对疫情为企业献计献策。


所以我想,企业的管理研究是个实践产物,它来源于企业,是为着解决企业面对的问题而开展的。对于企业管理研究者来讲,我们要深入企业,了解企业的变化和企业的问题,针对企业的问题进行研究,帮助企业发现存在的问题并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再将这些方法升华为管理的理论,进一步指导企业的工作。


我在企业工作了40年,其实大多是做管理工作。在工作中学习管理理论和知识给了我很大帮助,同时我自己也从一个管理的实践者变成了管理的研究者。我觉得随着企业面对环境的不确定性带来的变化,需要研究的问题越来越多。我从实践中得出结论,管理研究是帮助企业解决问题的,管理研究确实能帮助企业提高竞争力和促进企业的发展。



管理研究服务于企业管理者

管理研究着眼于解决企业的问题,指导企业经营发展,它的成果应该应用于企业,它的服务对象应是企业家和企业管理者。因而,无论是写论文还是著书立说,为什么、为了谁这个目标不能缺失。如果我们写的东西让做企业的人看不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肯定是管理研究的失败。过去这些年,一些知名企业家批评现在的管理教育不解决问题,甚至学了还不如不学。我认为这些批评并不是对管理研究和教育的批评,而是对脱离企业实际和对象、束之高阁的管理研究和教育的批评。


随着企业的发展,我国企业界的管理水平越来越高,企业的创新能力也越来越强。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家需要高水平、有针对性的管理指导,应该说这对做管理研究的学者们来讲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因为研究企业这些新问题和新变化所需要的知识和方法的难度越来越高。


过去我们研究出一项成果或许能用好多年,但现在可能很快就不适用了,所以这就要求我们做管理研究的学者要贴近企业、贴近企业家,要与时俱进。我们的研究成果要及时反馈企业、指导企业,征得企业家的认同。企业管理研究归根结底是为企业服务的,因此判定管理研究成果的好坏也只有放回企业,在实践中加以验证。


管理研究要有一定的理论性,我想这是研究的特征。但这些理论要让有学习能力的企业家看得懂,也就是说研究成果要达到能让大家茅塞顿开和喜闻乐见的效果。东方人和西方人在研究上的思维重点有所不同,东方人比较喜欢定性,而西方人比较喜欢定量;东方人比较重视结论,而西方人喜欢过程求证。这可能是深层次的文化偏好,大家各有所长,所以东西方研究方法也应互相借鉴和融合。


企业管理研究要借助数学进行逻辑验证和概括,但又要直白地把原理和结论写清楚,这样会更方便让企业人士看清楚。现在企业里的管理层大多有本科以上的学历,应该说普通的数学原理大家是看得懂的,但如果过度使用数学会让大家望而生畏失去读者,那再好的理论也没有用。


2009年,我在水泥行业大规模推进联合重组,引起了美国哈佛商学院的重视。资深教授鲍沃先生带了几个学生,深入到我正在整合的南方水泥调研几个月时间,写出了一个案例。他们把案例拿给我看,我看后大吃一惊。整个案例写得极其简单直白,写了整合水泥的起因、整合的方法和效果,让人一目了然,通篇没有一个数学公式,也没有数字曲线和表格。去年,也就是十年之后,我还专程去哈佛商学院就这个案例进行了演讲。


这几年,我带领中国建材做的水泥重组和三精管理,也两次获得全国企业管理现代化创新成果一等奖。成果的写法也比较简单,就是把起因、目的、措施、效果、案例、结论这些说清楚,让大家能看明白、看进去。



知行合一的管理研究

管理大师德鲁克先生主张企业管理应知行合一,并且认为首先是行不是知,他这句话表明了企业管理研究的实践性特点。纵观德鲁克的管理书籍,里边布满了他对企业案例的研究;其实我了解美国一些大企业管理特点大部分来源于读德鲁克的书,德鲁克的书籍中也鲜有数学公式和曲线。


和德鲁克先生一样,陈春花老师也注重实践,投身于华为、新希望、云南白药等进行实战性研究,所以陈春花老师写的书有广泛的企业读者。这次抗“疫”过程中,不少企业研究学者为企业出招应对困难,获得了企业界的一致好评。企业管理研究和一些纯理论研究不同,它必须以企业为对象进行研究,必须对企业进行深入的调查研究。


我经常拿医学院和商学院进行比较。在医学院大部分教授都去临床,因为只有具备临床经验才能真正更好地进行教学。医学的研究建立在解剖等办法上,就是那种追根溯源的做法。医疗上还有个办法很值得企业学习,就是会诊制度,大家针对病人的病情和医疗方案共同研究,以减少失误。医学界的临床和会诊模式很值得我们企业管理界学习,医学最终是为了治病救人,而管理说到底是为了做好企业。


当然讲这些,并不是要求我们每位做管理研究的学者人人都去搞一家企业,这既不可能也没有必要,而是希望我们做管理研究的人员要深入企业,更多获得企业一手资料,为企业提供服务,这应是我们做管理研究的思想基础。我对商学院的教学也赞成在录取和教学中注重实践性,毕竟商学院的教育是实践性和继续性教育。我也赞成在商学院里增加有实践经验的企业家作为实践教授,形成“教授+教练”的教师结构,企业家的进入也会促进管理研究的实践化。


虽然我讲了很多管理实践的意义,但我还是十分赞成加强管理理论的研究。而且,在从事管理的过程中,我也十分受益于管理理论的学习。同时我也主张更多的企业家来学习管理理论,我认为只凭经验不学习管理做不好企业,反之亦然。


关于讲好中国故事,我觉得这是我们目前要特别重视的问题。企业管理毕竟是以研究企业为对象的,工业革命后管理热潮产生于英国,20世纪上半叶美国独领风骚,而后日本跟上,现在应是讲中国企业故事的时代了。

事实证明,企业管理理论是和经济发展与企业成长分不开的。现在我国经济整体规模已经达到世界第二位,而世界500强企业的数量已经位列全球第一。尤其随着互联网、5G、AI等一批新经济企业的快速崛起,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有自己特色的企业管理理论了。以前袁宝华老先生提出我国企业管理理论要“以我为主,博采众长,融合提炼,自身一家”的这一主张,今天具备实现的条件了。

作者简介

宋志平,管理工程博士,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长。作为杰出的央企领导人,宋志平曾同时出任中国建材集团、国药集团董事长,并带领两家企业双双跻身世界500强行列。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